牧也

知君仙骨无寒暑,千载相逢犹旦暮。

呱唧呱唧队长

袁朗,我们队长啊,是我目前为止对一个男人“有魅力”的最佳诠释了。
看到有人说十年前老段演袁朗的时候,处理大段台词的方式仍有戏剧腔,美中不足在于过犹不及。
可是我想啊,队长那样骄傲跋扈,那样懒洋洋如猎豹,他的所有好与不好,在我看来都是刚刚好。